老刑警玩转 苏州第一个农家乐APP
发布时间:2017-11-07  来源:未知  作者:苏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

 

《西游记》里有个炼丹炉,孙悟空在里面炼了七七四十九天,没被灭反倒炼出了火眼金睛。苏州市公安局吴中分局越溪派出所民警沈建荣当了20多年刑警,有时就有点像那个孙猴子,火眼金睛,软硬不吃,只有他识破了别人,拒绝被别人熔化。事实证明,别跟他死磕,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老沈“闯关东”

2016年11月,老沈到吉林敦化出了一次差。对于刑警来说,出差本是寻常事,但老沈这次东北之行,就像当年火遍大江南北的电视剧闯关东一样,在整个越溪派出所,小火了一把。越溪派出所的民警们,是捧着手机在微信里追老沈的直播。

老沈“闯关东”剧情是这样的:

老沈走的时候是深秋,原本计划一周返回,带着毛衣皮夹克就去了。但东北突降大雪,大雪封山,嫌疑人的家不得而入,老沈被困了快一个月。最初那几天,所里同事们看着老沈发的那些雪景和大盘子大碗滋着油花的东北菜高清近照,心里多少都有点小羡慕。但随后大家发现,老沈晒的美食翻来覆去就那几样,完全看不到苏州人喜欢的绿色蔬菜和小鱼小虾,时间一长,大伙转而关心老沈那典型的江南肠胃,催促他快点回来值班,并附上各种治冻疮的秘方。

同志们的花式关心,加上所领导明确表示老沈回来后可以休养几天,老沈很欣慰。他从一开始就把这次任务当作刑警生涯的最后一仗,尽管肠胃和肉体遭了不少罪,但嫌疑人终于一一落网并平安带回了苏州。老沈想着等脚上冻疮好转些,就可以在新办公室,开启自己作为社区民警工作的“新篇章”,心里美滋滋的。

回家后,妻子在整理他的行李时,突然将一个信封,扔在老沈的身上。妻子一向是个温柔的人,显然,她很生气。

老沈摸了摸信封,里面应该是钱。老沈问:“这,这是哪来的?”

妻子哼了一声,没说话。

老沈举起手,“我保证,我没有藏私房钱!”说着,他找出一双白手套戴上,把信封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打量一翻,并取出来里面的钱点了点,“一共三千,而且信封里外没有任何标记。”

老沈感觉脑门有点冒汗,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这钱是谁送的,什么时候送的。他回想起在延边小城的那段日子,连他一共去了三个人,大雪封山后无援兵,既要看守嫌疑人,还要后续调查。最头大的是,每天在小旅店一开房门,门外必定守着几个嫌疑人家属,各种打听、求情、求请吃饭、跟车尾随……看来还是大意了啊!

“应该是某个嫌疑人家属送的。你哪儿发现的?”

妻子指指一个皮箱,“在这个皮箱的外层,别人是怎么把东西放进你箱子的?”

“看来我明天得去所里一趟。”老沈把钱放进工作包,“这个钱必须得尽快有个去处。”妻子看着老沈笑了一下,“其实我知道你不会收人家钱,就是有点儿担心。”

“担心什么?”老沈一连拍了好几下胸脯,“就是让我在外面出差一年,我也不会要人家一分钱!这是原则问题,我老沈什么人,二十几年的老刑警、老党员!慎独,啊懂得?”

就这样,老沈从东北回来的第二天,就一瘸一拐的蹦到了派出所三楼,教导员办公室,结束了这部闯关东后记,教导员受老沈的委托把这三千元钱交到了廉政帐户。同时,老沈也调整到了新的工作岗位:张桥、旺山村社区民警。

_GXL0900.jpg 

审讯室里的“班主任”

自从当上了社区民警,老沈再也不用出差了。不过,二十年老刑警的经验却没有浪费,他还是经常被年轻刑警们请去,干嘛?审讯犯人。

 要论审讯,老沈是一把好手。别误会,现实的审讯不是拍电影,现在是法治社会,不允许刑讯逼供。恰恰相反,老沈更像一个小学班主任,能让任何一个嫌疑人卸下心理防御,在他面前哭得像个小学生。

 就说最近越溪所辖区里的一起盗窃案吧,一名大学生晚上骑着电瓶车去商业广场,结果把新买的苹果手机落在电瓶车的储物格里。等他想起来回停车场去找的时候急出了一身冷汗,手机早就没影了。

 接到报警的民警到现场发现,电瓶车所停放的位置是没有监控探头的,调取周边监控录像后,只能看到有一名保安曾从这个区域路过。虽然这名保安有作案嫌疑,但却很难找到确凿的证据,除非他自己交待。保安当然坚称他什么都不知道。

 很不幸,他遇到了老沈。看着他有些逃避的眼神,老沈低头片刻,问话并没有盘旋在失踪的手机上,而是开始问他的工资待遇。

“我们那点工资,哼,只够吃饭的。”嫌疑人流露出了不满。

“是吗?那你老家是哪里的?让你父母接济你嘛。”

“我父母?别提了,家里要是有钱谁还出来打工啊。”

 谈话从薪资待遇,延续到了家庭情况,老沈很快了解到,这名保安家境贫寒,高中毕业就出来打工,这些年也没找到什么心仪的工作。他和很多年轻人一样,喜欢苹果手机这样的消费品,却只买得起1000来块钱的国产机。

 谈话中,老沈语调平和,像一个可亲的长辈,最后这名保安哭着承认,当他看到那只手机的一瞬间,他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他知道这个地方没有监控,来来回回徘徊了很久,反复做着思想斗争,最终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

“年轻人,物质生活只能靠自己劳动去创造,千万不要一念之差,迷失自己啊。”听完老沈的话,小伙子已经泣不成声。

手机在嫌疑人的宿舍柜子深处找到了。

类似这样的审讯,老沈经历过太多。他说,面对农民工,如果吆五喝六,他们会抵触,要尊重他们,从他们的生活点滴了解起,因为他们往往是被生活所迫。遇到学生,要用他们这个年龄段的语言和他们对话,让他们乐意接受。遇到诈骗等的经济类犯罪,嫌疑人往往自诩高智商,除非你显得见多识广,让他们心悦诚服,才能撕开他们的伪装。对这种人,他往往从讲述法治道德观念入手,指出他们的行为已经游走在法律边缘,一点点击破心理上的铜墙铁壁。

老沈没学过心理学,只是在工作中见过了人生百态,练出火眼金睛。用他的话来说,如果嫌疑人还面带笑容,偶尔回答你一句,那说明猪头肉还没熟。如果嫌疑人眼圈红了,开始掏心掏肺,那审讯已经成功了一大半,离案件真相也就不远了。

玩转苏州第一个农家乐APP

如今,已经转型社区民警的老沈并没有沉迷老本行而不务正业。他的主要工作还是扑在旺山和张桥村的治安、打处、摸排等工作上。干了没多久老沈就发现一个问题,旺山、张桥两个村风景秀丽,旅游产业都十分发达,吸引着周边游客前来游玩度假。这里农家乐和民宿遍布,仅旺山就有农家乐50家。这么多游客投宿,缺少住宿人员登记系统,雁过不留影,久而久之会成为治安管理上的漏洞。

_GXL0835.jpg

让农家乐像酒店一样安装登记系统?显然不可能。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老沈想到了人人手中都有、能拍照、能联网的手机,现在不是有很多手机APP吗?不如设计一个农家乐住宿登记APP。他的点子得到了所里领导的支持和认可,很快找到一家科技公司说干就干。

 不过,今年42岁的老沈互联网知识并不比普通人多多少啊。要跟科技公司的程序员们清楚描绘警务管理上的诉求,还要考虑农家乐老板、民警、警务辅助人员使用便利,严格控制不同使用者的权限……这些对老沈来说是不小的挑战。

 最初他到处吃闭门羹,老板们纷纷表示,这东西太麻烦了。苦恼中,老沈发现身边就有位大神兼测评师,谁呀?正在上初中的亲闺女啊。正在他为了APP愁眉不展的时候,扭头一看身边正打王者荣耀的闺女,“女儿,来,帮老爸看看这个。”女儿从他手里接过手机鼓捣了一阵,回答:“老爸,你这个用户体验也太差了吧,王者荣耀要是体验都跟你这个似的,谁还玩?” 作为互联网时代长大的00后,思维方式和老沈不同,给出的建议直截了当,给了他不少启示。

 经过半年的开发、调试,越溪派出所的农家乐APP正式上线,成为苏州首创。老沈辖区的农家乐老板很快人手一个,只要前台人员对住客身份证件进行扫描,图片上的个人信息会自动转换成文字,记录于对应数据项,如果房间多人入住,可添加多人扫描。客人退房时,获取登记人员的手机验证码后,上传提交,离开时间将自动生成,就连一些上了年纪的经营者也觉得很好用。

 之后,老沈马不停蹄又开发了双实管理APP,城市化进程中村民们纷纷搬入新居,原有的自建房普遍被隔成了一个个小间用于出租,怎样管好流动性强的外来租客,成了老沈和很多社区民警需要面对的问题。通过双实管理APP,一幢幢民宅变成平面图呈现在民警们的手机上,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分割成小格子,填入相应的租住人员信息,而且可以随时改变和增减。

 从互联网小白到越溪派出所“所级”互联网大咖,老沈实现这样的跨越,只用了一年时间。“现在都提倡创意警务,向科技要警力,能用科技解决的问题那都不是问题。”现在老沈的农家乐APP已经做为苏州市公安局科技强警项目进行推广。

 



上一篇:拜仁国王复出将近 里贝里自宣已经回到训练场
下一篇:没有了